文苑 当前位置:历史文化 > 文苑 > 文章内容
 
最新文化动态   
历史典故   
有个小村叫草舍 □胥立
来源: [ 新安县新闻中心 ]     时间: 2016-4-28 9:13   
  投稿信箱 打印
0

草舍并无草房子。

草舍有的是瓦房、平房、砖箍窑,前后两排,20来户,错落有致。村子多树,环村一周,杨树、桐树、柳树,密密匝匝,绿树四合。人家门前多国槐、垂柳、女贞,也有花草,黄杨球、月季、牡丹,都没怎么修剪,枝条抽得老高。有两家在门前栽了些竹子,倒也长得挺拔葱茏。几家门前的小菜园,韭菜半畦,萝卜两行,青葱欲滴;指头粗的树枝围成的篱笆,整整齐齐。各家门口有石凳,三三两两,高矮不齐。几个老婆婆,满头银发,围坐在小板凳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唠着家常。旁边树上拴着的黄牛,悠闲地卧在地上,不紧不慢地倒着沫。不远处,四五个半大孩子,在嘻嘻哈哈地追逐打闹着。不知谁家的老母鸡下了蛋,咯咯咯地叫个不停。

2001年盛夏,我第一次到草舍,就感受到了它的澹然和恬静。

磁五仓公路自北而南,贯穿新安县五头镇全境。公路沿线,丘陵起伏,沟壑纵横。20多个村庄,大小不一,远近不等,参差错落地点缀在沟岔岭脊之间。村名或依地貌,或因物产,或据望族,或循掌故,或托故迹,多以沟、庄、头、岭、坡再配以上下、前后、东西南北等方位名之。以“沟”为名的,仅行政村就有北沟、胡沟、包沟、仝沟、胡张沟、党家沟;以“庄”为名的,有蔡庄、尚庄、王府庄、小庄;以“头”为名的,有马头、望头、五头。人老几辈,代代相传,约定俗成,朴实自然,乡土特色浓郁,不知已历几朝几代。至于自然村名,更是五花八门,形形色色。简约的,拗口的,平易的,俚俗的,叫什么的都有,不一而足。

沿公路南行,出神堂村不远,在北沟村和王府庄村之间,地势变得开阔,土地平旷,地块齐整,沟渠平直,良田千亩,庄稼茁壮,树木繁茂,屋舍俨然。距王府庄村500米,路西200米处,掩映在一片绿树之间的,是北沟村的一个自然村,就是草舍。

朋友告诉我,草舍多许姓,几无杂姓。村民勤俭质朴,本分守法,村风淳厚平实,自古而然。

我不禁好奇:许家的先民是怎样在四围如大漠一般的荒凉贫瘠之中,找到这样一片世外桃源一样的绿洲?而且取了这样一个卓尔不群、诗意盎然的名字?

我猜想,他们的祖上也许做过县丞,或者是县令,抑或是同知,甚至可能是太守。他可能春风得意,也可能仕途蹭蹬,他经历了宦海沉浮,遍尝了官场百味,最后终于返璞归真,像陶渊明那样吟咏着归去来兮,隐居田园,过起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生活了。

他们的祖上也许出身书香世家,读书万卷,学富五车,著作等身;可能少年得志,平步青云,一路夺关斩将,接连考取秀才、监生、举人,甚至是进士。也可能科场蹇滞,两鬓飞霜,仍无缘功名,终于厌倦了科场争斗,抛弃了仕途经济,陶醉在笑傲林泉,耕读渔樵的日子里。

他们的祖上也许富如陶朱,也许贵如王公,但最后还是在一间草舍中,找到了灵魂的归宿,精神的家园。

在五头工作7年多,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到过草舍。细雨霏霏、薄雾朦胧的清晨,夕阳西下、暮霭沉沉的傍晚,霰雪飘飞、天地一白的冬日,都曾留下过我的身影。

如今,离开五头8年多了,我仍然会时不时地想起那个叫草舍的小村庄。

 

0
0.0% (0)
0.0% (0)
>>>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:   
主管:新安县委宣传部    主办:新安县融媒体中心   地址:新安县涧河大道785号
版权为 新安网 www.xinanw.cn所有  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
豫ICP号:15005166 
联系电话:0379-67289110
电子邮箱:xinannews@126.com
关于我们     商务合作      我要投稿
中国共产党新安县委员会宣传部 All Rights Reserved